• 已委托客戶:2760 已成交單數:3282
項目虧損40%,就是預算員的錯?

 

事由起因

 

徒弟急急來電:他們按實結算并下浮X%的旋挖樁(非泥漿護壁),經核算,已施工完的約1/4旋挖樁出現大虧(虧的比例約40%),老板下令徹查。經查,澆筑的混凝土也與理論的計算量基本吻合,分包上也沒有什么不正常,不存在管理上的問題。但虧本是不爭的事實,于是老板懷疑預算出了問題。

 

由于他們從來沒接觸過旋挖樁,無論如何傷筋動腦,實在找不出原因。驚恐重壓之下,來電求救,希望我幫其走出困境。

 

其實,一聽他的情況介紹,尤其在聽了“澆筑的混凝土與理論計算量基本吻合”后,我就基本判定他們的問題所在:不解實情,紙上談兵。

 

這種事在電話里是講不清的,且我對他們預算、工地情況一無所知,不可能只憑感覺下結論。于是我讓徒弟向上匯報,安排我去工地進行實地的現場勘察,并召集好各部門主要負責人(項目經理、生產經理、技術負責人、資料員、預算員等),以便屆時一并討論會診(如有公司的高層參加,則最好不過)。

 

下面就整個調研過程和大家一起作個分享,希望對同行們尤其是年輕的預算員們有所幫助。

 

實地勘察情況

 

工程座落在山坡下,部分為炸掉的山坡切土。從炸掉的切面看,有土層、巖石層,也有三明治式的夾層(土層→巖石→土層)。巖石大部是青色尚未發育的微風化巖,也有顏色略黃的巖石(雖有發育,但也屬于微風化巖),前者占比例居多,在定額上可歸類為特堅石。

 

從整個切面來看,未見石洞和溶洞,巖石間的巖縫少而小。結合地勘資料,我的感覺是:地質不算復雜,但也不單純,并不單一的地質結構對旋挖有一定的影響。

 

地勘資料

 

查閱地勘資料,顯示的地質與看到的山坡切土基本相同?赡苡捎谡w地質良好,業主提供的地勘資料不是一樁一地勘,這對旋挖判斷有一定的影響。這種在地質不好或地質復雜山地上的基礎(如:貴州、廣西的卡斯特地質),很多的是一樁一地勘報告,甚至是必須一樁一地勘。

 

樁基情況

 

圖紙設計的樁大部為Φ800的端承樁,少量的Φ1000,只有數根Φ1200的樁。經了解,大部已完樁的深度在10~12米左右,從中可佐證當地的地質確實很穩定。

 

虧本因素會診

 

勘察了解完現場,瀏覽完地勘資料、預算、旋挖分包合同和技術資料后,即行虧本原因分析會診:

 

虧本因素——市場因素

由于在某市極少出現旋挖樁,除了書本的認知外,整個公司的人均未見識過旋挖樁。當地的市場成熟度很低,全市也沒有幾臺旋挖機。低度的市場,沒有競爭,造成市場整體價格偏高。

 

虧本因素——設計因素

由于前面說到的不是一樁一地勘報告,有三明治式的夾層地質,許多無需樁基的獨立基礎,開挖后未見巖石持力層,下挖又不具備條件,上報后,設計將其改為樁基。

 

還有的開挖后雖然見到巖石,但破巖后還未到嵌巖深度,又出現土層,在不具備繼續下挖的情況下,設計又將其改為樁基。

 

基礎的變更,旋挖機坡上坡下頻頻移動,施工效率大降,旋挖成本變大。

 

虧本因素——技術因素

1、使用的旋挖機為一臺老舊200型旋挖機,此等功率旋挖機,適用于泥質或強風化巖地質,微風化的青崗砂巖(特堅石),小牛拉大車,又由于機械老舊,機械故障頻繁,施工效益極低,為旋挖分包單價居高不下的主因(當我分析到這里時,項目經理當場拍案:難怪三天兩頭修機器。;

 

2、由于機械功率太小,中間遇到很多半邊巖孔樁,即:同一水平截面,有巖有土。旋挖時因承壓不勻,鉆頭向松軟的土質部位偏離,造成偏孔(見圖一),嚴重的會造成鉆頭無法拔出,加上鉆機功率又小,無法旋挖。

 

補救措施也值得商榷:大開挖后用挖機鎬頭打掉巖石,再用級配泥土分層回填夯實,工程量很大。這工藝還不能偷工減料,如夯實不嚴,二次旋挖時將出現垮孔塌方,不能胡來。二來如回填的不合要求,樁四周的松土將嚴重影響對樁的約束力,樁的側向剛度大受影響,甲方監理不同意。這種處理純屬施工方原因,根本沒有簽證的理由,成本的增加實為不得已。

 

遇半邊巖后,樁機只得移機他樁,回填結束后,再從頭開始。原先的旋挖成了無效施工,如讓旋挖人自行負責,本就微利的他寧可不干。這是旋挖成本增加很主要的原因之一。

 

 

3、眾所周知,旋挖機施工需配備汽車吊和挖掘機,由于旋挖機功率小,旋挖效率低,再加上頻繁周轉,配備的汽車吊和挖掘機使用效率大打折扣,尤其是汽車吊,使用效率極低(挖掘機有時還能另作它用),這是一般人所忽的隱形成本,也是旋挖老板中途加價的理由。

 

所以機械選擇的嚴重失誤,是虧本的第一主因。其實,這樣的巖石層,由于樁的直徑只有Ф800,如換成280的機型,鉆速快,效率高,挖掘機、汽車吊的使用率大大提高,機械費雖高,但在倍數的效率下,綜合成本反而會大幅降低。

 

虧本因素——預算因素

1、漏算旋挖出土方、石碴的運輸費(內運或外運輸)。由于旋挖樁機不具備直接裝車的功能,旋挖出的碴土內運或外運,還應另行計算挖土裝車費。同時,因為挖的是旋挖出的松土,理論上還應計算松散系數;

 

2、少算空樁成孔(見圖2、3),觀察場地情況,業主爆破后的地面高低不平,許多爆破后的原始地面高出要求標高,雖說樁頂標高是固定的,但原始地面標高提高后,增加了空樁成孔旋挖量。雖說此量不大(需注意的是:旋挖巖石,單價很貴),但至少說明預算與現場的脫節,同時也說明了方案與資料尚不完善;

 

 

3、只考慮了旋挖機的進退場臺班,由于對旋挖樁的工藝不了解,加上與現場的脫節,未考慮挖掘機與汽車吊的進退場臺班。

 

原因歸納

 

由此可見,市場因素與機械的選擇為旋挖樁虧損的主要原因。前者無法左右,而后者是純粹的失誤,兩者占了虧損因素的七成。按預算價原本可以保本,甚至有寬裕,但實際卻超出預算,這真不是預算員的錯!

 

沒有形成完整的技術管理體系,資料不全,部門之間脫節,預算脫離現場……預算的少算除了占比很小技術性漏算外,與公司的技術管理體系不無關系。按實結算的項目,現場竟然沒有設置預算員。旋挖樁在當地本就很冷門,陌生的東西再加上參與又少,感性認知匱乏,細節的漏算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

其實,市場也好,管理也罷,最根本是人才的缺乏。公司沒有經濟頭腦的經營人才,沒有明確的指導思想,沒有條線。一句話,缺少一個懂施工、懂預算且能協調各部資源的整體運籌人。

 

寫在最后的建議

 

樁基施工結束后,除了能見的樁頂外,其余都在地下,看不見摸不著。若施工過程結算收集不到位,結算時就會扯皮,而一旦出現這種情況,吃虧的往往是弱勢的施工方。針對結算資料及技術管理中出現的問題,我給出以下建議:

 

1、備好“趕狗棒”,完善、補齊孔樁各旋挖段的土質及標高的描述資料,并例舉了一極端夸張情況下的記錄示意(見圖4);

 

圖 3

 

2、補齊、完善業主移交的自然地坪標高記錄;

 

3、補齊旋挖土的運輸資料;

 

4、目前沒有發生跨孔(塌方)現象,但一旦樁基在兩巖石縫隙的土層中,則可能出現垮空塌方,如何處理就顯得相當重要,也直接影響到預算;

 

5、本地的地下水位在-60米以下,根本不存在地下水問題。但由于工程坐落在山地,一旦遇到雨季,不排除山上巖縫的涌水。如遇這樣的情況,抽水的計價約定就顯得很重要,同時還需澆筑水下混凝土,提前預案才能占得主動。

 

6、較大的問題出在技術資料上,如“樁基礎鋼筋籠隱蔽驗收臺帳、孔樁成孔隱蔽檢查記錄”的標高、深度、見巖等數據與“工程現場收方記錄”不吻合,為竣工結算之最大隱患。

資料員做資料時應先與預算核對數據然后填寫,形成閉環,不能有絲毫差錯。預算與技術資料隨時溝通,技術上一旦形成了預算需要的資料,應及時復印轉交其中的一份給預算保留。

 

7、尤其注意:旋挖機讀數記錄與實物工程量的吻合,杜絕出現數字邏輯錯誤(如:鉆土層的時間、鉆數比鉆巖石的還大;本次進尺數與原始記錄的標高完全不同),不能肆意亂填。若想吹牛,也要注意吹牛邏輯;(見下表)

 

 

8、系統與配合:

現場與樁基班組的配合,F場管理應向樁基施工班組做全面具體的交底,旋挖班組在施工時發現問題應及時反映匯報,互通有無;預算與技術的配合、預算與現場資料的配合;甲方、監理、地勘、乙方四方的配合。

 

總之,工程的結算資料收集與整理,是一個系統工程,不是單單的一個部門的事,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,將直接影響竣工結算(這類按實結算的工程,尤其重要);

注意時效性,收集過程中應及時通知甲方,甲方不參與過程,就不知內在的原因,過后發現資料數據太大,由于看不見摸不著,怕擔責不敢簽字。

 

最大問題出在:對樁基結算所需的具體資料沒有與甲方約定。資料的收集應按約定好的名錄進行,否則,你一廂情愿資料做得再全,他方始終有借口與理由找茬。

 

當下現狀,很多審計認識不足,只知道扣錢,有些扣錢的理由匪夷所思、瞠目結舌。

 

所以,作為過程記錄的可追溯性資料必須合法、有效、齊全,這尤為重要。巖石上的旋挖樁單價很貴,務必謹慎,要用審計的思維、最壞處的打算去收集整理。

代做工程造價,代做工程預算,代算工程量首選小螞蟻公司,15年的項目管理經驗,高效優質的資深團隊服務,為您的工程項目保駕護航,服務熱線:400-0410-949    手機:17788910065(微信同號)

電話:4000-410949
Q Q:          410949
郵箱:          410949@qq.com

湘ICP備18010399號

乱子真实露脸刺激对白,浮力影院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,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大全,英语课代表的水真多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